评析影片,这部片无论如何都要看一次

by admin on 2019年6月28日

选择
《窃听风暴》很容易让人静下来,一般电影在前五分钟里很难做到这个,它在一分钟之内就做到了。画面干净,每个镜头都很节制。情节看似平淡缓慢,却相当抓人。
1984年的东德,安全局特工维斯勒受命监视右派作家德雷曼夫妇。德雷曼家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安装了窃听器,维斯勒等待着,只要德雷曼一有反动言论,即可将其送入监牢。
维斯勒曾拷问过无数“思想犯”,其专业和冷酷在片头的情节里有充分体现。然而,在这次监听任务中,监听对象无遮无拦的生活令他拷问起自己的灵魂。
德雷曼的妻子是位出名的演员,她与文艺部长每周有一次性交易。维斯勒让德雷曼亲眼目睹妻子的不贞,却没有看到一场暴跳如雷的拷问。妻子出卖肉体,不仅仅是一种强权下的屈服,也是为了保护丈夫的自由,丈夫深知于此,他的痛苦或许更多的是来自自责。
极权下真实的爱和软弱就这样暴露在眼前,冲击着维斯勒,让他观照起自己的人生:你可以作为一个体制中的人肉机器生活下去,也可以让良知和情感重新占据灵魂。维斯勒的心灵开启了一条缝,越来越向后者倾斜。他进入他的房间,手指迟疑而留恋地碰触过桌上的物品,他偷来他的诗,在寂寞的夜晚一个人读:九月头顶那一片干净的天空。。。
没有语言,没有表白,维斯勒仿佛身不由己,渐渐偏离他的职业原则。
出于对现世安稳的眷戀,或是出于惧怕危险的本能,到目前为止,德雷曼还在以臣服的姿态换取生存,尽可能不以实际行动触动当权者。而他的一些朋友却无法忍受这种窒息的生活,其中一位导演曾数次劝说德雷曼,自由是争取来的,苟且偷生是可耻的。不过,他到底还是对自己微弱的力量感到了绝望,他自杀了。
这件事惊醒了德雷曼,他如遭雷击,坐在钢琴前面为死去的朋友弹起一首曲子,琴声仿佛诉说着爱,对自由的渴望,以及存活于世微小的尊言。
彼端,谛听中的特工身临其境般大睁着双眼,似乎忘记了一切。
朋友的死让德雷曼不再眷恋安稳的日子,他正视这被禁锢的世界,冒死写下了镀金天空之下的真实,寄往西德发表,鲜明地站到过去的对立面。
这一切当然全被监控着他的维斯勒所掌握。开始,维斯勒并没有迟疑,立即打印好报告去向上司汇报。而上司的一番话却让他也彻底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上司说,德雷曼是一种历史性人物,奉劝维斯勒不要和他有任何接触,不要留下任何痕迹。换言之,你也是历史的一部分,这是不可改变的,但如果小心,这一事实就不会被人发现。维斯勒缩回了拿着告密报告的手,选择成為一段诚实清白的历史。
是的,可以说这是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你可以选择苟活,可以选择出卖,可以选择成为历史中的一桩隐藏了的罪恶。在每一个情节的转折点,你都有两个选择,两位男主人公选择的都是良知,而美丽的女演员次次都选了出卖—–最后在良知的压迫下,撞上了疾驰的货车。
有人说,维斯勒之所以冒着生命危险帮助这对夫妻,根本原因是他爱上了作家的妻子。我觉得这完全是扯他妈的淡。惯常思维总是这样,将一切他们不能理解的事情庸俗化。在最后的审讯中,德雷曼的妻子脸上刻满恐惧和谄媚,她十分轻易地出卖了自己的丈夫。你可以看看维斯勒,他眼中的失望你是不会忘记的。
在节制而暗淡的镜头中,人性之美恣意流淌。它这么完美,还有哪個演員能比维斯勒的扮演者更杰出?看过一遍之后,我马上倒过去看了第二遍,细细观察他的每个表情、每个细节。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不相信。
在现实中,我听过很多摧人肝胆的故事,每个故事的主人公所做的,都比德雷曼无畏和悲壮一千倍。但这些故事从未打动过任何一位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特工们全都恪尽职守加三级。对于他们来说,仿佛从来就没有过其它选择。即使有,每个人也都选择了作那个恪尽职守的自己。多少年来,无一例外。我不得不说,东德特工的故事是虚假的,是美好幻想的产物。
事实也印证了我的想法,拒绝为电影借出场地的德国监狱博物馆馆长说,这部电影不符合史实,在整个东德历史上,像维斯勒那样“良心发现”的秘密警察,对不起,一个都没有。

1984年的东德,冰冷封闭,就像一台重复运作的巨型机械。

一、独特的历史视角
《窃听风暴》在人云亦云的德国怀旧电影潮流中异军突起,除了电影本身的优异品质外,其独特的历史视——即像德意志民族面对二战所表现的真诚立场那样,去正视前东德政府曾有过的错误,也给观众带来了深深的触动和思考。柏林墙被推翻的十余年问,德国电影人努力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政治象征物上寻找创作的灵感与源泉,但描绘昔日民主德国的电影总是被蒙上怀旧的温柔面纱。最初的两部电影还算有所作为。《阳光林荫道》旨在说明前东德并不是像在前西德人的援助情结中一贯认为的那样,一切都比前西德糟糕;《像我们一样的英雄》由于其影射前东德著名女作家柯丽斯塔·沃尔夫而颇具讽刺意味,并被视为破除柏林墙倒塌神话的初次尝试。2003年的轻喜剧《再见,列宁!》使得德国影坛的怀旧风潮达到顶点。它描绘了一个青年千方百计地试图向其刚从长期昏迷中苏醒的母亲隐瞒柏林墙倒塌之事。凭借简单化的叙事策略,奇特的娱乐效果,用一种落日余辉的温情,不伤筋骨的调侃,将一段沉重的历史轻轻带过。在今天的德国,这种盛行的、看似猎奇的、逆历史潮流的复杂情绪远远超出了电影的范畴,人们称之为“Ostalgie”(在德语里Ostalgie是由Nostalgie思乡、怀旧衍生的一个新词,Osten指东方)。新锐导演多纳斯马克却采取了与众不同的关注视点,通过对1985年底的政治背景阐述,展示了冷战时期前东德政府不为人所提及的另一面。他的作品亦非纯粹的教化,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人物情感收放自如,在一种含蓄、克制的节奏中诠释了爱情和权力、自由和背叛、艺术和政治、生存与死亡等人生重要命题。可以说,《窃听风暴》要比《阳光林荫道》的政治色彩浓厚,比《再见,列宁!》富有哲学理念,比《柏林在德国》更具有讽刺性。
《窃听风暴》是电影史上第一部曝光前东德国家安全部门“斯塔西”所作所为的影片,两德统一以后的10几年里,对“斯塔西”的评价一直未公开提及过,前东德公民对过往的历史怀有矛盾的态度,凡是对前东德政权的批评都被认为伤及了他们的感情。《窃听风暴》是他们首次面对这段历史的集体回忆。难以想象,在1800万人口的东德,就有600万人被“斯塔西”建立了秘密档案。“斯塔西”控制了一个拥有9万名秘密警察、17.5万名线民的高密度监控体系。德国统一后,这些材料开放给所有的公民查阅,不少人发现告密者竟是自己的朋友、同事、甚至亲人,这使得相当的一部分民众不愿回顾真实的历史,因为知道真相会平添给他们更多的痛苦。影片上映后,多纳斯马克每天都接到观众的来信,他说:“我不敢打开,因为里面有太多的痛苦。很多人想来跟我诉说,我只好说,我不是神父,没法帮你告解。但是通过我的电影,人们似乎认识到一件事情:你,是有选择的。”是的,随着影片一个又一个的人物被迫在强权的压迫下做出人生的抉择时,《窃听风暴》为我们展现了独特的历史视野下人性的复杂性和可能性。影片多采用实景场地拍摄,准确地营造出上80年代中期前东德城市空荡、灰暗的视觉基调,在看似平静的表象之下,涌动着一股冲突和对抗的暗流,并终于在1989年喷泻而出。

无数颗螺丝钉竭尽全力,发光发热,为其贡献着一己之力。

二、丰富的人性内涵
《窃听风暴》的另一成功元素在于影片准确地反映出了对人性的深刻的自省意识和重塑美好善良生活的愿望。导演没有拘泥于刻画饱受苦难与凌辱的众生形象来反映时代的沉重与压抑,而是独辟蹊径,以个体的思想变迁来探索、迫问公理与正义的存在。如果一个久经考验、信仰忠诚的情报人员都义无反顾地抛弃他的以往原则,而去做一个有道德和良知的人,他给我们所带来的故事意义就远远超过故事本身。但是否会真的存在这样一位“良心发现”的秘密警察,他在监视的过程中最终被自己的监视对象所感染?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也许在现实的真实中并不存在,但它可以在艺术的“真实”中存在。从一定意义上说,导演多纳斯马克关注的不是表象,而是隐喻的超现实。他不是为现实而导演猜谜游戏,而是在演绎一个不可能性的譬喻。借助生活的逻辑、伦理的逻辑,多纳斯马克把艺术的想象力发挥到极致,把一个人从无情的政治铁幕拉回到温暖的人性世界,从而显示了人性无以伦比的拯救力量。
维斯勒就是这名从恶向善的秘密警察。影片开始就从维斯勒给谍校人员授课和大段当年审讯的穿插画面,表现了他的冷酷无情与尽忠职守。当他有机会零距离接触与自己环境截然不同的人的时候,艺术家们丰富、活跃的思想,德莱曼与女友互相包容、真挚的情感,使他失去了内心的平静。他开始反思自己没有自我的生活和使命。维斯勒情不自禁地想接近他们。他偷偷拿走了一本布莱希特的诗集,在夜深人静时体悟艺术的纯净与升华之美:忆玛丽亚/夏日晴空在我俩之上/深深凝视那朵白云/那样纯白,那样高/当我再度凝视/它已消失。导演用布莱希特的诗歌来提升维斯勒的精神层面,别有寓意。
布莱希特是一位在东西荫种意识形态中都被认可的文学大家。他所推行的戏剧美学原则旨在反映在变化不拘的冲突矛盾中,人是可以改变的,世界是可以改变的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他的作品的主题常常是对人的本质和精神道德的探讨。怎样在这动荡不安的社会现实里进行善与恶的抉择,怎样寻找一个自我完善与发展的立足点,正是特工维斯勒和剧作家德莱曼都要面临的同一个问题。维斯勒的监听对象德莱曼本是一名低调处事,对社会现实采取回避妥协态度的剧作家。虽然他才华卓绝,获得过至高荣誉,也不能阻止他的恋人西兰特成为文化部长的掌中玩物。舞台上鲜艳夺目的西兰特,生活中却是意志脆弱的人,她以自己的屈辱欲要换得她和德莱曼在艺术领域里的生存自由。了解到这一切的维斯勒开始同情这对恋人的困境,他以一名热心观众的身份,鼓励西兰特不要为艺术而出卖自己,而伤害一份真挚的感情。此时的维斯勒已走出了自己的“规定角色”,他用自己复苏的道德和良知继续制造了另外一些场景。耶尔斯卡,一位深受德莱曼敬重的戏剧导演,在被禁止创作六年之后,选择自杀来表达抗争。他的死给德莱曼带来了思想上的剧烈震动。德莱曼面临选择:是继续明哲保身,委曲求全下去,还是做轰轰烈烈英雄式地反击。他选择了后者。悲愤难抑中,德莱曼在琴键上弹奏一首以贝多芬《热情奏呜曲》改编的《好人奏鸣曲》。他说:“我相信,只要是真正听得懂这首乐曲的人,一定是好人。”此时在阁楼上,正在一堆冰冷的监听器材中监听的维斯勒情不自禁流下了泪水。音乐触动了他的灵魂深处,在音乐唤起的崇高庄严的情感中他为自己哭泣。这一刻是他自我认识的决定性时刻,他终于明白他参与的是如此肮脏卑劣的游戏,他距离真正的生活要义有多远:正直、忠诚、信任、情感和勇气,别人生活中所拥有的正是他所缺失的。上司的一番关于抓捕激进人士的言论更使他认识到,在这个时代公理与人性得不到保全。“斯塔西7号”开始了正义行动:他藏起了原本要上交的报告,建议上司辞掉了另一个窃听同事,并为作家转移了证物。德莱曼揭露前东德自杀者现状的文章在西德发表了。没有完成任务的维斯勒被降职到地下室作拆信员。在经过心灵的纷乱与迷惘之后,人类的良知和自由终于获得了胜利。这是一个对历史隐晦的反讽,在电影进程中始终渗透着一种可以领悟到的历史辩证法。一个具有坚定信仰的特工,一个奉公守法的公民,却最终改变了立场,回归到人的本性。多纳斯马克把这个奇特、丰富但是具有逻辑性的人性故事讲述得细致而富有感染力。

但总有那么几颗无法拧紧,不听话地蹦出螺旋的凹槽。

【作者简介】刘颖(1 971一).女,辽宁大连人,辽宁师范大学外语
学院讲师,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

而它们的下场无一例外,皆被处理成废品,无情抛弃。

《窃听风暴》

图片 1

第79届奥斯卡的最佳外语片,一部改写历史,震撼全世界的电影。

同时,也是影叔为数不多、反复拿来看的一部经典之作。

初看惊艳,再看却是回味无穷。

它让我们看到,一座大厦的倾塌,往往是从一条小小的裂缝开始。

而这条裂缝,就是本片的男主维斯勒。

图片 2

这是一个典型的德国男人,严谨细致,不苟言笑。

无牵无挂的独身生活,让他十分适合做一名为国效力的秘密警察。

图片 3

维斯勒业务熟练,尤其擅长监听和审讯,还在特工学院兼任教授。

如果不是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这颗称职的螺丝钉,或许会兢兢业业一辈子。

图片 4

所有的一切,只源于开头那场平淡无奇的舞台剧。

一场表演下来,只手遮天的文化部部长,看上了在舞台上表演的女演员。

图片 5

而拥有敏锐直觉的维斯勒,盯上了女演员的丈夫,一名有反动嫌疑的新锐作家。

两人不谋而合,开始了秘密监听。

图片 6

那个时候,恐怕维斯勒自己都不愿意承认,他早已被女演员的美丽打动。

更没想到的是,窃听任务执行到一半,维斯勒的人性开始复苏。

图片 7

他竟然选择牺牲自己的仕途,去保护这群作家。

不仅杜撰窃听报告,还在最危急当口,帮这群“叛国”作家躲过一劫。

图片 8

维斯勒的下场可想而知,被国家贬职,成为一名拆信员。

直到政治变天,柏林墙被推倒,他才从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中解救出来。

但仍然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靠送报维持生计。

图片 9

故事发生在1984年的东德,对历史稍有了解,就会知道这不是一个随意挑选的年份。

在那个背景下,前民主德国有85000名秘密警察和数十万名”线民”,埋伏在社会各个角落的。

而维斯勒不过是其中的一名。

图片 10

由此看来,片中人人自危的紧张氛围,并非导演故意夸大。

想想看,整个社会都笼罩在国家安全局的高压统治之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