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在等了,你是一杯红酒

by admin on 2019年8月9日

梅艳芳的气场加上张国荣的气场,虽然张国荣中间一部分出场不多,但是足以把我震倒了。
梅艳芳穿着那身宽身旗袍,款款走来,款款走去,穿出了一种轻灵的风韵,一阵风都能吹跑似的,对了,我忘记说了,她演的是如花,一个鬼。满身的蝴蝶,黑底的红蝴蝶,它们好像是从黑暗的地下飞来的,把如花从阴界带到了阳界。
她是一个妓女,头上那种电烫的发型,搭配红唇,怎么看都有风尘气,还有那些话语,摸一下,多少钱,那些飞眼,还有如花的名字。总之梅艳芳处处都演到了风尘气。可是这种风尘气被她的强大气场消化了。那是她的职业,她的生活,但是不是她的灵魂。
她的灵魂是高贵的,达到了一种高贵的单纯的境界。在她爱上了十二少之后。她跑去见十二少的母亲那段看了让人惊心,她与一个一脸酒色财气的嫖客的对话,就让我落泪了。手可以摸吗,可以,脚呢,不可以。凡是穿在衣服里面的都不可以摸,对么,对的。说得清清楚楚,一个字一个字明明白白。
她让你感到高贵的苍凉。像一杯陈年的红酒。在十二少醒来,发现她已经醉死的那一刻,十二少就把这杯红酒喝下去了,以至于50年了,都没有醒过来,败掉了家产,散掉了妻子,混混沌沌就这么过成了片场的一个老头子,他还坚守着,因为这个跑龙套是他和如花一起独自打拼来的唯一职业,不是靠家里的。家里的钱他一分也不想要,所以通通都败掉,因为就是这些钱砸死了他的至爱。家里的妻子他也不想要,等他让她怀孕了,总算孝了一回,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就开始败家产了。他是醉的彻底的男人。他不会再死,一个人死一次就够了,再死,容易因为重复而无聊,那就活在醉梦里吧。等到如花把那个胭脂扣交给他,他就醒来了,然后就可以死了。
写到这里,我又心酸了。女人看见有男人能为女人变成这个样子,能不感动吗。

很多年前,看李碧华的《胭脂扣》,知道那个叫如花的风尘女子无比痴情,甚至让人不觉心生恐惧。后来知道梅艳芳跟张国荣联袂上演了《胭脂扣》里那段生死相随的爱情,特意找来看完了片子。
言笑晏晏的娇媚女子,一掷千金的公子哥儿,衣香鬓影的交错往来,一下子把我带到了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还带着陈旧气息的香港。那时的香港还是英国在守卫着,远离大陆的战火纷飞,那时的倚红楼一派荼靡奢华的景象,仿佛自成一个世界。而那时的如花多么妖娆妩媚,穿着改良旗袍,走起路来,袅袅娜娜,迷醉了多少人的眼睛。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梅艳芳可以这般令人惊艳,这般销魂,举手投足,顾盼生辉,眼角微微地挑起,眼波流转,宛如饮满一呈上好的女儿红,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所以十二少醉了。
初见如花,便目不转睛,一室的娇客,十二少的眼里却只有反串男装的如花,那样的如花,神色淡淡,似乎还有疏离的清冷,一曲终了,一杯酒入喉,便退出了十二少的视线里。我想,如花一定深谙男人的心思,她知道卑微承欢得到的只是一时的惊奇,过后便只是笑柄,所以她凭着自己的貌美姿色以及自己的聪明勇敢,欲拒还迎也好,孤芳自赏也好,或者自命清高也可,总之,她让十二少心动了。十二少说:“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十二少的这幅惊天动地的对联,既满足了如花世俗的虚荣心,也拨动了如花绷紧的心弦。就这样,渐渐沦陷,坠入了爱情编就的美好世界里。
也是第一次知道张国荣如此入戏,他抱着柔顺的梅艳芳,仿佛并不是在拍戏,只是在自己的家里,抱着最爱的女人,刻骨缠绵。只是,快乐一直都很短暂,十二少的终身誓言直接把他们的爱情推向了爱情的悬崖边上。我一直都很佩服如花,一个烟花女子,竟然有勇气独自面对情郎的母亲,贵妇人一样的母亲。我想她是不会知道爱情的世俗的,家世清白的贵族怎么容得下满身风尘,只懂得魅惑男人的妓女?于是,在爱情的世界里,十二少勇敢地离开家庭,唱戏打杂,顶着别人的指指点点,隐忍卑微,只为成全自己与如花的海誓山盟、天长地久。但是在现实世界里,这样的坚持何等的渺小与天真,当陈家父母与定亲的未婚妻站在自己的面前时,我认为十二少其实已经动摇了,他从小锦衣玉食,又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卑躬屈膝去迎合别人,伺候别人?最后,是如花半强迫的拉着他走上了绝路。我想如花当然不甘心,爱的那么深那么决绝,宁愿死也不愿放手,为了生死相随,她甚至悄悄在十二少的酒里加入了大量的安眠药,强迫十二少遵守殉情的诺言。也许真的是孽缘,如花也不曾想到十二少竟然还能被救活,如花也没有料到没有自己在一旁哀怨的眼神,十二少根本没有自杀的勇气,他一直都那么懦弱,爱得那么不彻底,负了痴情女子,也负了温顺的妻子以及完整的家庭。只有在影片结束的时候,在看到如花鬼魅般的身影时,才喃喃地乞求昔日恋人的原谅。
其实更喜欢原著的结局,在最后一刻,当即将见到十二少时,如花选择了离开,避而不见,我想那时候的如花一定已经放下了。过去就算再轰烈,再深刻,都已经过去了,当年殉情未遂的十二少也已经只是苟延残喘的老人,自己当年迷恋的那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少爷啊,都已经不在了,何必还执著不放呢?就算再见又能如何呢?质问当年被救活后为什么不敢再死去么?拉上他年老的灵魂一起共赴黄泉么?还是约定来世?已然不具任何意义了,也许只是自己固执太久,其实已经没有见面的意义了,原是相见不如怀念呢。当年的香港不在了,当年的倚红楼被拆了,当年的十二少与如花都消失在了历史的洪流中,就这样吧,就这样逝去吧,我已经死去了,只是一缕轻魂,而你已不复当年。
仍记得当年,你在台上唱戏,我在台下听着,如果时光还可以回溯流转,多么想回到当年那一刻,我侧脸,眼神与你相遇,便似惊鸿一瞥,生死缠绵。如果,只是如果,人生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

个人对港台老片有一种迷之情节迷之喜欢,认为现在的影片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超越的。
何况,世上只会有一个梅兰芳,一个张国荣。
傍晚,在公司极有氛围的影片放映厅独自看完这部老电影,只恨生在九十年代,若是在早个几十年,定要去见见他和她。
影片讲的是青楼头牌的鬼魂重回阳间来寻找当年与她相爱共同殉情的阔少爷,却发现阔少爷被救活并还穷困潦倒的活在世间,于是她还了胭脂扣,放下一切回到阴间的故事。
世间的爱分很多种,虽然我不能清楚明白的了解十二少对如花的爱是哪种,但我知道,不是殉情的那种。十二少在喝酒和吞鸦片是的蹙眉体现了一切,他的犹豫他的不愿他的不忍拒绝。张国荣将这些诠释的入木三分,世上再无人能超越。
如花是自私的,她一风尘女子的身份,却渴望占有十二少,最后为了验证他们的爱情,不惜逼着十二少跟他一起吞鸦片殉情。或者不能说是殉情,殉情是双方自愿的、强烈的、无怨无悔的,这可能只能称作自杀。如花又是无私的,她明知会被羞辱,却也愿意去跟他母亲谈话,愿意不在乎名分做妾,十二少被切断了经济来源时愿意被别的男人摸
来赚钱给十二少做西服,愿意因为爱他为他去死,甚至死后,身为鬼魂的她,也愿意带着胭脂扣,在“下面”等了他53年。梅艳芳不算是美丽到让人惊艳的女子,可她就是有强大的气场,让人为她着迷,旗袍红唇
是这世间最美的装扮了。
一分给张国荣,一分给梅艳芳,一分给剧本,一分给回不去的老港片的感觉,一分给我想你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