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美是无价之宝,青春喜剧

by admin on 2019年9月15日

 《巴尔扎克与小裁缝》,上周看过的电影了,今天忍不住又看了一遍。

本以为这又是一个老套的故事:知青下乡跟山里姑娘相恋,然后抛弃姑娘跟孩子独自回城了。然而我猜中了这开头,却没有料到结尾啊!
       七十年代初,两名青春飞扬的城市少年罗明和马剑铃下放到与世隔绝的凤凰山里,认识了比凤仙花还娇艳的小裁缝。小裁缝刚满十八岁,是凤凰山里的公主,她精灵可爱,虽然是个文盲,却充满灵气。性格外向的罗明信誓旦旦地说要改变她,改造她的土气,发掘她的美。他从另一个知青“四眼”那里偷来“禁书”,每天读书给她听,教她认字,罗明和小裁缝都喜欢读巴尔扎克。“野蛮人只有情感,文明人除了情感还有思想。”朝夕相处中罗明和马剑铃同时爱上了小裁缝,和所有单纯稚气的十八岁姑娘一样,小裁缝选择了更热烈更明朗的罗明。
       “女人的美是无价之宝。”如果没有罗明和马剑铃的到来,小裁缝光彩照人的美注定要无声无息地淹没在闭塞的山村里,无人惋惜。然而命运总是如此的奇妙,罗明和马剑铃给小裁缝带来了小提琴、巴尔扎克、电影……还有山外面的世界。小裁缝本来就是个标新立异的女孩,罗明的新思想让她更加释放了自己的个性和前卫。做出凤凰山里第一个“胸罩”,给山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设计出有地中海风格的衬衫裙子,小裁缝那不安分的灵魂,追求美的决心,在这里已经初见端倪。
      罗明因为父亲生病要回城两个月,小裁缝追着飞驰的卡车,说有点麻烦事,回来再说,原来她发现自己有了不该有的孩子,马剑铃深情地默默守护她,冒着万劫不复的危险给她找来城里的妇产科医生为她打胎。在小裁缝的小屋里,医生万分紧张地做手术,小裁缝紧咬下唇强忍痛苦,马剑铃在门外把风,还拉了一曲《天鹅湖》陪伴她。哀伤悠扬的旋律回荡在小屋前,是纪念小裁缝的失去?还是解脱?此情此景,只有当事人清楚吧!痛到极至,一行清泪从小裁缝长长的睫毛上滑落。也许就是从这刻起,小裁缝开始成长改变了吧?一个不合时宜的孩子到来又失去,让小裁缝告别了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向一个成熟的女人蜕变。她开始懂得,爱情并不全是美好的,有些痛,只能一个人去承受,没有人能替你分担。
        一个月后,罗明如约回来了,他没有变,但他没有察觉到心爱的姑娘已经变了。罗明不再是她的一切,爱情也不再是她全部的天空,心灵的自由才是她向往的。一个平常的早晨,小裁缝静悄悄地走了,抛弃了三个深爱她的男人(爷爷、罗明、马剑铃),走得那么义无反顾。看着她美丽而决绝的背影,罗明哭得像个孩子,小裁缝只是像姐姐对弟弟那样亲了亲他的脸,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是谁改变了你?”“是谁让你走的?”“巴尔扎克。”是巴尔扎克告诉了她,女人的美是无价之宝。小裁缝要走出生她养她的大山,用自己的美去创造奇迹,体验人生。
        故事没有告诉我们最后小裁缝怎么样了?结局是世俗认为的成功还是失败?不过这也不重要了,对于小裁缝这样敢爱敢恨的姑娘来说,在自己最美的年华里,去自己最向往的地方,证明下自己的美是不是真的无价之宝,就是完胜了。

时光的车轮反复辗轧,青春旧事,于他人大概只是零星笑闻,于自己,一颦一笑却记得分明。
故事由马剑铃娓娓道来,镜头翻过连绵的葱绿山岭,像是旧相识,迎你入田家。那时他和罗明赶上知青下乡的荒唐时代,到凤凰山接受再教育。那时的乡下和城市之间鸿沟太深,人与人的思想,和射入水中的光线一般,折射之后,扭了方向。但梵婀玲和闹钟逃脱了厄运,在岑冠叠嶂中,还能发出声响。
罗明和马剑铃皆对天真活泼的小裁缝心生爱慕,只是一个炽热一个宁静,像烟火与星辰,以不同的方式照亮夜空,改变小裁缝。他们从四眼那里偷得外国小说后,常给小裁缝读书,小裁缝喜欢巴尔扎克的作品,并且渐渐发生了变化。恰如马剑铃所言“整个世界都变了,天空、星星、声音、光线,甚至连猪圈的味道都变了”。巴尔扎克说“
一个能思想的人,才真是一个力量无边的人”,小裁缝的思想日益丰盈,她做出了凤凰山的第一件胸罩,并与三俩姐妹谈起文明与思想,进而产生了脱离晨兴理荒秽的生活,走向大城市的向往。
女子就像一把竖琴,它仅仅向懂得如何弹拨它的艺术师吐露美妙曲调中的奥秘,与总是默默拉琴的马剑铃不同,热烈的罗明很快地走入了小裁缝的心理,三个人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两个人戏于池水,爱情从不可能允许奇数的存在。很难说这两个男孩子谁更让人喜爱,任何一个,都是爱情理想主义者心中的期盼。马剑铃为了帮小裁缝堕胎而拿出《约翰.克里斯多夫》还出售了小提琴,背着她走漫长的山路,我年少时,也想象过这样的肩膀。那时的刘烨,青春正好,湿漉漉的眼睛,透着忧郁的光。
是谁改变了你呢?巴尔扎克。他将林林总总的故事汇聚人了《人间喜剧》,这部影片虽然描写文革时代,有略叙诸多痛苦,但却不让人悲伤。青春大概就像沉入水底的香氛,香气却在脑海里,每个人的青春,都该是喜剧,落泪、却欢喜。

愿意看两遍的电影不多,但都和成长与青春有关,《海角七号》是一个,《九降风》算一个,最近的《艋舺》也算一个。唉,怎么数来数去都是台湾制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栾木TU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常常想,有哪个导演能把我们这代人的成长故事拍一拍就好了,真诚一点,亲切一点,不要跟《奋斗》似的,弄一堆假惺惺的故事。

还是回来说《小裁缝》。故事其实很简单,也很常见,不过是两个知青与一个小裁缝的故事。

关于求知和启蒙

  1. 马剑铃拉“莫扎特想念毛主席”的时候,响彻大山,
    村民们那屏气凝神的样子,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2. 马剑铃读完《于絮儿
    弥洛埃》说,我觉得整个世界完全变了,天空,星星,声音,光线,甚至连猪圈的味道也都变了!

  3. 罗明和马剑铃给村民讲巴尔扎克的《于絮儿
    弥洛埃》,一帮子乡里乡亲围坐一团,用四川话大声喊:巴尔扎克!巴尔扎克!巴尔扎克!

3.
老裁缝到生产队来做衣服,连续三天晚上听马剑铃讲《基督山伯爵》。在大仲马的影响下,他白天竟然在衣服上添了许多法国式的新花样。这一年,凤凰山刮起了一股来自地中海的暖风,流行前尖后方的水手领,和裤脚肥大的海员裤。大仲马要是看见这些山里姑娘的打扮,一定会大吃一惊。

4.
小裁缝给自己做了全凤凰山的第一只胸罩,一边给姐妹们展示,一边说:野蛮人只有情感,文明人除了情感还有思想。

  1. 马剑铃把喜欢的句子抄在羊皮袄上,和医生一起轻声读着:

“可怜的克里斯多夫,自由的乐趣你是不能知道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