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种族歧视真的淡化了吗

by admin on 2019年6月8日

这部电影网络的评分不算虚高,精彩之处在于独特的手法和丝丝入扣的细节。

在你看影片之前不要看这篇评论啊,看了评论再看影片就会先入为主哈!看完再看我们有多少观点是相似的。

电影以黑人白人种族歧视作为一个点,但是其实我觉得普通观影可以把这些因素抛开,不管是什么肤色的人,都有可能被选为目标,只是这部电影里白人选了黑人而已。
从男主跟着女主回到女主家,一切都透着诡异,反正就是每个人都给人感觉很不舒服很不自然。尤其是黑人,感觉那些动作啊表情啊语言啊都是被人操控的,他们的动作表情都十分刻意,感觉就像在装,甚至有时候他们和男主说话说着说着泪就快要流下来,但是很快又被控制住。男主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他和那个黑人握手时伸了拳头,但那个黑人像无意识一样仍旧握住了。这个电影其实挺简单的,观众很容易猜中是怎么回事,当男主偷拍那个黑人,闪光灯之后黑人大吼让男主“get
out”时,就可以确定是怎么回事了。
之前一直以为黑人只是被催眠,被人当了玩偶,但其实不是。
仅仅是催眠吗?不,不是那么简单,还要结合手术,把头盖骨打开,把一部分脑子切出来,黑人的脑子去掉,白人的脑子移植进去,于是,女主的爷爷奶奶借助黑人的身体(那一对黑人佣人)得以存活。而黑人本身的意识,被困在无尽的深渊,闪光灯可以使他们短暂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
以为女主是被蒙在鼓里的,或者也是被催眠的,结果……女主其实是诱饵,每次都由她负责出去结交一位黑人朋友回家,以供他们一家人做实验。那些被骗回来的黑人,则在聚会上被拍卖,然后被脑移植。不是做性奴,而是身体成为别人意识的容器,那个大吼get
out的黑人应该就是被跟他一起的那个女人的老公的意识控制了的。
简单来说,就是,本该死去或者身体残疾的人们,通过催眠和脑移植霸占了另一个人的身体,得以健全地继续存活。
豆瓣上有人说,有些黑人的脑应该是被移植到了鹿的身上,因为这个手术也需要不断实验。刚开始被撞死的那头鹿跑那么快,不正像体格那么好的黑人么?
电影最开始的那一幕,有个戴头盔的人勒晕了一个黑人拖他上了车,那个头盔后来出现在男主逃跑时开的车上,这一点就完全契合上了。所以,这部电影的很多细节都是很值得深思的~
还有为什么就男主能够想出用棉花塞住耳朵呢?注意第一次他被催眠时的手,因为他的童年经历,所以他紧张时习惯抓手,这才有了后来他把椅子抓破,他才能发现棉花。而其他人并没有这种经历。当然也许仅仅因为男主本身就很机智。
还有很多很有想法,但是不太好说清,具体各位去看电影吧~真的特别好看!不要因为太容易猜出剧情就否定了悬疑性,反正我是一直觉得特别震惊的

更重要的是,即使它是一部有种族歧视的影片,但完全不用担心导演会加入故弄玄虚的情节和画面,只要不玩手机都能知道故事所讲的东西,而且全片紧张刺激、匪夷所思。

第一遍看完的时候,许多地方都不是很懂,去看了一些别人写的见解,又看了第二遍发现了许多细节,所以我在这里大致综合一下以便与以后的想法进行对比。说的最多的是关于后种族时代的解说,后种族时代即现代大多数人认为种族歧视已经没那么严重了,尤其是2008年奥巴马当政以来,然而奥巴马的思想正如网友所说,黑人的皮肤,白人的心,事实上种族歧视仍然存在,且很普遍,白人认为黑人拥有健美的身体,但他们的思想是低等的不健全的,就如影片中罗斯的父亲将鹿群当做浪费生态的多余存在,白人喜欢黑人的身体,更快,更强壮,却歧视承载黑人身体的黑人思想,这仍然是隐藏的种族歧视,影片中通过催眠和手术换脑让黑人的身体装上白人的意识,但导演的手法着实微妙,不论哪种肤色的人种观看电影都不会被影片中暗含的种族观点所激怒,没有偏激,只是对事实的一种陈述。

通俗点,就是这部电影“不装逼”。

一些角色对话,一些镜头,都没有明显的呈现出白人对黑人赤裸裸的歧视,而是借喻,罗斯的父亲将鹿群暗喻为黑人族群浪费自然资源破坏环境,言语间显示的不屑,以及他白人种族的优越感,这样不易引起白人黑人观众明显的不满,毕竟观众大部分观众都是白人黑人,所以在陈述事实时要掌握度和方式,以一种很微妙的隐喻和镜头呈现方式来陈述现实存在。

看过种族歧视的电影,比如《为奴十二年》、《辛德勒的名单》、《撞车》等,都是通过熏染黑人被歧视和凌辱,或者黑人经受苦难的直面拍摄。

再来分析一些细节,影片开端罗斯在面包房里给克里斯挑面包带过去,到影片快结束时,又出现了罗斯在吃类似于影片开头时她挑的面包圈,边吃边在电脑上搜寻下一个黑人对象,仍然是健硕的身体。这构成了首位呼应;

《逃出绝命镇》最独特的是用惊悚片的形式呈现种族问题,非常值得一看。

克里斯跟着罗斯回小镇她父母家的路上撞死了一头鹿,这时候克里斯下车去看了看死去的那头鹿,导演给了鹿和克里斯眼神两个特写,这种静态的凝视在影片最后刚被关到密室里是和鹿头的凝视相似,一开始和最后的鹿头特写就预示着克罗斯和鹿的命运即将一样都会凝固,成为白人的躯体,而本体会沉睡;

在网上收集了一些电影里的细节和疑问,同时包括自己看的过程中注意到的。

克里斯在罗斯家的第一天晚上去外面抽烟,他看到了华特快速向他跑过来,他以为华特是冲向他,结合后来的情节得知罗斯的爷爷寄居了仆人华特的身体,而奶奶寄居了女仆乔治娜的身体,华特只是在锻炼身体,练习赛跑,他也许也没想到克里斯会在院子里,罗斯的父亲在克里斯刚来时介绍过说罗斯的爷爷在1933年的一次赛跑中输给了一个黑人选手,所以在爷爷拥有了黑人男仆华特的身体之后仍然热衷于赛跑,罗斯的爸爸在这里还嘲笑了希特勒认为自己雅利安种族的高贵血统,意思他没有种族歧视,他们只是喜欢黑人的身体,思想仍然存在固有的种族偏见,不然他们也不会随意剥夺黑人的思想。克里斯在院子里时看到乔治娜在橱窗打开灯正好在欣赏自己的容貌,把头发向上撩了一下看了看额头做过手术的疤,这个时候导演并没有让我们看到乔治娜脑袋上的伤疤,我们看到她第二次欣赏自己的容貌是在第二天上午克里斯拿着相机在拍照,而乔治娜站在二楼的卧室又在端详自己的容貌,最后这个疤痕是在克里斯开着杰里米的车逃出去的路上撞飞了乔治娜,乔治娜假装晕倒,克里斯告诉自己应该逃走不该多管闲事,可源于他童年的阴影,他的妈妈也是出了车祸倒在路上,本来打911可以救她,克里斯却什么都没有去做,这个心结一直伴随着他长大,所以他不敢开车,他想获得救赎,所以他会下车去看撞到的鹿,他会把撞伤的乔治娜抱上车,他不想再让妈妈的故事重演,乔治娜上车后开始击打克罗斯,怀着怨愤怒吼克里斯毁了她的家,克里斯开车撞上了树,乔治娜当场死亡,额头的假发掉了将换脑手术遗留伤疤露了出来。虽然做了换脑手术,但本体的意识还有一部分留存在本身体内,第一个是乔治娜在花园里给克罗斯倒啤酒时听到阿米蒂奇夫人说要将举办周末聚会的活动延续下去,就算罗斯的爷爷奶奶不在了,仍然像老人陪在他们身边一样,乔治娜听到这些话耳边想起了几年前他们也是这样说的声音,在给克里斯倒啤酒时差点溢了出来,说明本体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消失。包括后来乔治娜因为罢了克里斯的充电线在向克里斯道歉时,说阿米蒂奇家族对他们很好,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本体的乔治娜流出了眼泪,她在这里也说了一句暗示的话,任何人都不是她的主人,只是这时的克里斯不懂乔治娜在说些什么;

看完电影后再看看这些细节,会顿时恍然大悟、豁然开朗。

我想有点睛之笔大概是阿米蒂奇家族举办的周末聚会,同样身为黑人的安德烈·海华丝的出现,更让事情显得扑朔迷离,当然他现在已经是换脑后的白人罗根·金了。克里斯伸出了自己的拳头向他打招呼,罗根却握住了他的拳头,因为黑人打招呼是碰拳而白人打招呼是握手,这一点引起了克罗斯的迷惑,当他用手机拍摄罗根和他的白人太太时手机闪光灯亮了,这时罗根的眼球发生了变化,从一层雾白色变成了纯黑色,他的本体安德烈·海华丝的意识觉醒了,他开始流鼻血,激动地冲向克罗斯向他喊道:‘get
out.get out from
here’,他在告诉克罗斯逃离这里,但克罗斯并不明白罗根的意思,罗根被强制带到房间再次进行催眠,这里也为后来克罗斯面临生死危机时埋了一个伏笔,被催眠换脑的人的弱点在于手机的闪光灯。

1、女主长的像谁?

聚会开始时,华特拥抱所有的来客,常理判断仆人怎么会拥抱客人呢,这在种族不平等区域不正常啊,但事实是华特就是爷爷啊。看完后细思处处是铺垫,前后呼应。

非常像凯拉·奈特莉,原名其实叫艾莉森·威廉姆斯,演过美剧《都市女孩》。

克罗斯的朋友罗德在收到了克罗斯发过来海华斯的照片后确定克罗斯会有危险,但这时电话却断了,在之前排到罗德在家的同时,广播里播着美国人对衰老的恐慌,这也一定程度上照应了主题内容——小镇居民对年老的排斥,想法骗来或掳来黑人的身体好让他们的寿命继续延续。

2、黑人园丁为什么夜里跑步?

在罗斯爸爸将为盲人美术老板做手术时,罗斯将椅子扶手中抽出棉花,甚至于克罗斯在即将逃出大门时被杰米里勒住了脖子,杰米里口中记着勒的秒数,不是“one
second,two second”,而是“one Mississippi,two
Mississippi”来计数,照应了克罗斯将棉花塞入耳内救了自己一命,这样的设定也有一定的历史渊源,在美国南部的密西西比州,黑人奴隶被南方奴隶主奴役主要就是摘棉花,这次的棉花却也是毁了白人.所以是因果报应,因什么得富,最终会被得富的不仁而反噬。罗斯的父亲厌恶鹿,最终也被自己厌恶的鹿角而致死。所以一切都是有始有果,有恶有报,所以当个善良的人最重要啦。

黑人园丁的脑子其实是女主爷爷,他以前参加过希特勒那届奥运会的短跑项目,结果输给黑人了。现在有了黑人的身体,所以很嗨森,跑起来带风!

结尾也是很精彩,克罗斯在即将被华特杀死时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解放了华特本体的意识,华特转身杀了罗斯后自杀,也许这样才能彻底杀死罗斯的爷爷,二人的意识存在于一副躯体中,必然不能两立,也许还夹杂着被剥夺身体的仇恨与愤怒。在克罗斯将掐死罗斯的时候,罗斯笑了,克罗斯也许觉得这样死太便宜你了,他松开了手,这时警车来了,罗斯看到了希望,克罗斯举起了双手,如果是白人,她必然得救,因为种族歧视的存在,而克罗斯也无法洗清罪名。导演先给了警车一个全景,继而在车停下之后给车门一个特写上面写着“airport”,我们记得克罗斯的朋友罗德在机场的交通运输局上班啊,不管是观众还是克罗斯都松了一口气,罗斯大概是最失望的那个人了吧,哈哈,要挂了。这个时候克罗斯也克服了内心对妈妈的愧疚,坐上车之后安然的看着罗斯死去。导演给了所有人一个有希望的结局,没有将影片落入类型片的俗套,很多影片这个时候的结尾是来一个罪犯的帮凶,最终好人连最后活着希望都没了,所以导演这样安排很好,得人心嘛!

3、电影里为什么一直出现鹿?

影片将题材的惊悚以一种黑色幽默的方式呈现出来,还是很厉害,没有绝对的说是属于喜剧片还是心里犯罪片还是惊悚片,其实一点都不惊悚,混合了喜剧,推理,剧情很多。还有就是对敏感种族题材的微妙处理,没有让白人黑人观众产生太明显的被批判或者被推崇,这种讲故事手法,一点点深入。尤其是对克罗斯在白人群体中的不自在表现的很到位,那种不安感,自卑感,无所适从感,所以他在聚会上碰到罗根时会对罗根说,有你在这里我舒服了很多,因为他找到了归属感,一种同类和安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