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片教你看懂什么叫后种族时代,看得超爽的种族问题小成本恐怖片

by admin on 2019年6月9日

如果提起Key&Peele,或许并不为人熟知,但是提起“爆笑黑人兄弟”,很多人一定有印象。这部电影的导演就是两个黑人中的那个胖子。他们的视频短小精悍,总能抓住很多生活中的细节,演绎出让人捧腹大笑的剧情,有点类似屌丝男士。不同的是处在美国,作为黑人,他们的视频里有大量大量涉及种族主义的内容,自嘲,反讽……不出意外,他的第一部电影就是以种族主义为主题,演员不刻板做作,在突出这个问题上。第一部电影就获奥斯卡提名,挺幸运的。至于种族歧视这件事嘛,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的态度是可以不太在意,本来中国就不存在种族歧视,如果非要去谈,全世界也不是只有黑人会被歧视,到哪都有鄙视链,这也有个歧视链。

几个月前,在加拿大的同学就力荐我看这部《逃出绝命镇》,她说在电影结束时,电影院的所有人都站起来鼓掌了。端午的时候,我终于把这个片子看完了。这部片子果然名不虚传,这是一部把我看得爽到上天的电影。
  故事的开头就非常的种族主义:白人女主角交了一个黑人男主角,要带他回家见父母。男主对此事十分忐忑不安,女主虽说第一次你交黑人男朋友,但对见家长这件事还是坦然自若。
  后面就开始了去见家长,之后就发生了一个我很喜欢的桥段。女主撞到了一头鹿,并叫来了警察,这时警察开始让男主出示证件了,看到这我不仅莞尔一笑。男主毫无反抗的拿出了证件,但女主制止了他,并向白人警察有理有据的抗争,最后获得胜利。看到这的时候,我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不过,看到后面才发现,女主想要维护的原来不过是自己的安危,而不是男主的尊严。而那头鹿,女主的爸爸很讨厌鹿,他说:鹿该死,他们又多又烦,撞死一个是一个。其实,这里的鹿暗喻了黑人,爸爸正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种族歧视者。爸爸表明说着自己没有歧视,歧视他的话,早已揭开了他伪善的表皮。
 在这部片子的前半部分,男主无时无刻不处在一种揣测别人的境地:别人到底是表面客气实则背后歧视我,还是我没事找事太过敏感。(歧视在观影时我也有想过,不好意思智商实在不够用)豆瓣上一个人说得很对——影片之所以恐怖,是因为你时刻猜不透这是恐怖片还是种族片。
  那么电影中的白人到底有没有存在着种族歧视呢?如果有,那为什么对黑人的身体又存在着向往呢?在洗脑视频中,从老爷爷说的话,我看出了他们在意的是黑人那完美的身躯,但黑人的大脑他们却弃如敝履,通过催眠让黑人的大脑永沉地下。我认为,还有一个原因讽刺了当今社会依旧存在的黑人歧视问题,不见了一个黑人和不见了一个白人,在社会上的重视度是不同的,通过男主的好朋友去报案时,便可以看出。所以,选择黑人的肉体做实验无疑更安全,更保险。
  在最后,男主经历重重磨难在最险要关头,一辆警车出现了,当警车们打开的时候,我真的紧张得要死,看到是男主的黑人朋友,我才松了一口气。试想如果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是一名白人警察,看到男主掐着女主的脖子,那么事情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当然,这部小成本制作片也有不足之处,前面铺垫得太长,后面三分之一才来翻转,看得我干着急。而且,这个恐怖片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多惊悚的感觉,渲染力度还不够强。
  电影原名为Get Out,中文翻译为逃出绝命镇,我觉得翻译得不是很好,因为get
out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让白人从黑人的身体滚出去。
  另外,黑人女佣的笑容在我脑海迟迟挥之不去。

【本文有关键剧透;不过你看了剧透可能反而会帮助你留意片中的细节,导演自己也这么说;另,本文部分观点可以在导演的公开访谈中得以印证】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ongDD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梁Ying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片编导是大名鼎鼎的Key & Peele组合的Jordan Peele。如果对Key & Peele
过去的喜剧片段有所了解的话,就完全不会对Peele驾驭跨种族题材的能力产生任何怀疑。Key和Peele两人均为黑白混血,操着一口白到家的英语(Peele曾经在NPR访谈中提到自己因为口音太“白”在年幼时经常被人质疑)。正因为从小在不同文化中不断地切换黑白语码(code-switch),他们对戏剧表演有着执着的热情(因为演戏可以让他们名正言顺地扮演用任何口音扮演任何角色)。而他们过去喜剧中也充斥着对美国种族问题鞭辟入里的解析,时而嘲讽白人对黑人莫名的恐惧心理,时而嘲讽黑人文化中可笑的元素。

看完Get Out,你不得不佩服Jordan
Peele(下称JP)对当代美国社会种族问题恰到好处的拿捏。影片的前半段,JP娴熟地利用观众心中对种族问题和种族题材电影的刻板印象,聪明地建构起一个看似拙劣老套的“郊区3K党社区利用心理催眠驯化黑奴”的故事(不过即使这个故事是这么写的,我也可以给他打80分);而影片行至3/4处,画风一转,观众这才明白,本片讲的不是白人种族至上主义驯化黑奴的故事,而是一个后种族主义者征服黑人躯体的故事。

我相信不少中国观众在影片进行到此的时候会有一种【去你的政治正确,你还以为这是黑奴电影结果被打脸了不是?看这些白人根本不是种族主义者,根本不认为黑人是低劣的,他们认为黑人是强壮的所以才要换脑】
的错觉。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就完全没有get到这种电影最重要的点。或者说这部电影所影射批判的也正是这样一种后种族主义的观点。

什么是“后种族主义时代(Post-racial
era)”呢?这指的是美国当代一些民众对种族关系过于乐观的判断,认为种族主义已经成为过去式(所以叫“后种族主义时代”)。在过去(也就是所谓种族主义时代),针对黑人的种族主义意味着对黑人的人身自由的限制和对黑人人种的公开歧视。而在当代美国社会,尤其是在奥巴马当选总统之后,美国社会弥漫着一种“我们把种族问题都给解决了,对黑人的歧视已经不再是问题,黑人已经和白人平等了”的错觉。而社会上对所谓“政治正确”的逆反情绪也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思想之上:“黑人都能当总统了,你怎么还在纠结种族问题呢?”
然而许多少数族裔人群并不买账,根据自身的生活体验指出种族歧视明明还存在,部分民众只不过是在掩耳盗铃而已,他们否认美国已经进入了“后种族主义”时代——这正是JP在本片中想表达的对当代社会种族问题的一种忧虑:作为一个现时代的黑人,你时刻要揣测:别人到底是表面客气实则在背后歧视我,还是我没事找事过分敏感?而本片主角正是无时不刻处于这种惶恐的情绪之中。且不论当代的白人是如何想的,如果一个懂中文的黑人翻阅一下华裔网络社区和自媒体对黑人的各种负面描述,恐怕也会开始对街上每一个亚裔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慌心理(本片中白人社区中亚裔老头的存在其实也源自于是JP对部分亚裔自诩“荣誉白人”的观察。)。本片真正恐怖的点正是在这种不确定性。影片之所以恐怖,是因为你时刻猜不透这是恐怖片还是种族片。看懂了这点,你才能明白为什么这部影片被各大影评称赞为突破类型的原创佳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