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往高举着的美好映照的只是我们求而不得的痛苦,流动的时代

by admin on 2019年6月7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种表达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黄被舒淇求婚良心发现欲说出真相被诬疯

鲍曼追溯了“乌托邦”一词的起源和原初含义,也提到了王尔德与法郎士所理解或解读的“乌托邦“。莫尔必笔下的乌托邦即好地方或曰梦想,在之后的几个世纪里,人们也坚信没有乌托邦的社会不适合居住,而缺乏乌托邦的生命也就失去了意义。王尔德进一步指出“几步就是乌托邦的实现”。法郎士更认为“乌托邦是所有进步的原理,是为打造美好未来而进行的尝试“。鲍曼本人修正或者说反驳了前辈关于“乌托邦”的观点。他指出,乌托邦与现代性同时诞生,只有在现代的空气中,乌托邦才能够生长。换句话说,鲍曼认为现代性生发了乌托邦,乌托邦的产生是人类进行自我反思与否定结果,是人类面对此岸世界的丑陋而渴望达到的美丽的彼岸世界。乌托邦的诞生既是人们基于当前的世界不变革就要毁灭的认知,也体现了人类寻求解决问题的良方的理性精神和信心。

一众人被困孤岛后,重演人类文明进程。从王宝强主导的男权原始社会,走向于和伟主导的专制独裁社会,滑向黄渤主导的以希望命名的乌托邦,奔向乌托邦却以一曲《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开场,像是《2001漫游太空》般,人类在黎明初生的荒野中昂然站立。最终如梦觉后以爱情拯救所有,挽救意义,为逃不脱生存枷锁的人们以无关痛痒的安慰,无用却有效。
大众的习以为常的生活换个环境就充满了荒诞无稽,生活或许是一坨冻了的屎,看起来还像蛮好吃的冰激凌。
喜剧的方式会自动忽略到残酷的一面。像徐克的《地狱无门》,边吃人还边要搞笑,注定不讨好大众,但我总觉得徐克才真正悟得三昧,更趋近于我们身边发生的一切。
因此,更符合我胃口的是《末路危途》《大逃杀》之类。
往往高举着的美好映照的只是我们求而不得的痛苦。

来到翻船内倒立镜头 展现颠倒的资本社会和乌托邦生活的虚假

但是更重要,也是更让我们感觉痛苦的恐惧根源于在j家庭、国家、社会中调整人类关系规则的匮乏。具体而言包括三个方面:个人主义的急剧膨胀、国家和社会保护的乏力、民主的虚伪与欺骗。

镜头拉片

首先,他认为社会阶层的分化和不同群体之间的隔离加剧了现代城市人的恐惧心理,而且不同阶层之间的疏远,居住区域的分割原本是为了自我保护,亦即抵御来自社会的危险。文章中着重谈到了社会上层精英与下层城市居民由于居住条件、社会地位、财富收入的差别从而产生物理的心理的隔离,两者之间呈现出愈演愈烈的两极分化,交流被彻底阻断。这既是由于城市居民不安全感导致的结果,同时也将是加剧城市居民不安全感社会氛围的影响因素。当然,这些也只是作者个人思考与一家之言,到底不同阶层之间的居住隔离与交流的缺失是否真的是因为城市不安全感引发的结果?而且这真的也会反过来导致城市不安全的环境认知呢?似乎这还有待进一步做实证考察。与此同时,城市中日益增加的紧锁的车门、房门和保全系统,封闭式安全社区的的流行,到底是基于城市市民城市不安全环境认知这样一个原因,还是因为人们与生俱来的自我保护意识,抑或社会发展进步是推动了这些安全设施与安全社区的流行的根本原因,而不是因为人们感觉到不安全才使用了这些安全设施。

Party发现后山经过船只张黑化诬王疯继续乌托邦!

所谓猎场看守人就是指在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之前,人们坚信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位置,大家共有共同的“猎物”(财富与权利),猎物的分配是平均的原则,有着公平的规则,偷猎行为是不能被容忍存在的,保持公平、有序、平均的分配原则是大家共同的义务和价值诉求。

彩蛋

其次,作者认为,全球化也是导致城市不安全的重要原因。当然在本章里作者没有具体阐述为什么全球化导致现代城市的不安全,其实联系前几章中作者的论述我们就知道,作者这里所说的由于全球化导致的发展不平衡和强权政治的存在使得全球安全形势更加动荡不安,而且流向全世界的难民是城市不安全感的重要来源,因为他们是陌生人,与“我们”不一样。作者还指出,面对全球性问题,政治的地方化(各国个扫自家门前雪)对负面全球化的忽视和地方政治特别是城市政治的严重超载,它的负荷能力和执行能力远不能满足需求。这两个方面的现实和困境也是导致城市不安全的重要因素。

黑化

其次,权利与政治的亲密关系即将解体。在全球化时代,权力逐渐由民族国家内部转移到全球空间,而这又是政治无法控制的,也是政治难以发挥作用的领域。简言之就是权力更多的是在国际事务中彰显力量,厌弃或抛弃了它的臣民,这也使得依托于权力的政治机构日渐分化、下放甚至被瓦解,政府的职能为市场所替代,这也导致了公民疏远政治,疏离政府。而在权力与政治分化的背景下,个体被期望成“自由抉择者”而且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全责,个体也要为基于个人决策行为产生的风险后果埋单,国家提供给个体的庇护和保障将随着权力与政治关系的解体而趋弱,这也是为什么在当下时代社会越发展进步人们的不安感越重,底层民众越感到奋斗而成功的希望越渺茫,或者代价越高。

开篇遇难(前十分钟交代时间地点人物起因动机

首先我们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它是我们生命有限性带来的伴生物,是超凡的大自然为了制约我们从而赐予人类的脆弱肉体。我们明白我们永远不能完全征服大自然,我们也无法令终将老死的驱壳逃过时间洪流无情的侵蚀,万古留存。这是我们恐惧的来源之一。

饥饿难耐借渔网被毒打

第三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如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们看到鲍曼并没有为解决流动的时代的种种社会问题提供解决的途径,作者略带消极悲观的态度阐述了自己对现代社会和全球化时代面临的问题的砍翻,甚至是对国家、群体、个人行为体进行了批判,作者没有直接给出医治弊病的良方,但是从他的分析和批判中我们似乎可以找到些启发和光明,当然正所谓“知易行难”,找到病根是一回事,是否有勇气刮骨疗伤则是另外一回事,而且解决如此复杂的问题也是对智慧的考验,绝非易事,甚至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创建

面对不确定性时代的社会问题,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渴望找寻一个可靠、可以信赖、安全的世界——乌托邦。但是充满种种疾病的城市与日渐彼此疏离的现代人真的可以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从而把现代人引向美丽的新世界吗?鲍曼本身似乎给出了充满悲观主义的答案,似乎这样的乌托邦不存在,鲍曼用了近似讽刺的态度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现代人正生活在乌托邦,而且不可摆脱。

剪辑

第二章里面作者鲍曼继续讨论“负面全球化”引发的问题。在这一章作者着重论述了资本在全球扩张亦即现代性在全球大获全胜带来的结果:“人类废品”处理工业的严重危机。人类废品既指资本在全球开疆拓土带来的工业与生活废品,如垃圾也指的是人类现代化进程中引发的环境问题,但是在鲍曼的语境中“人类废品”指的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的随着工业技术发展生产效率的提高,资本家需要雇佣的工人逐步减少,这就带来了相对剩余人口也就是富余被闲置的劳动力。当然在鲍曼的这里,相对剩余人口总数大量增长已经超过了极限,他认为“资本主义现代性最有可能的未来便是被自己的产生的的废品阻塞并窒息而死”。

跟于伟策划离开

首先,现代性正在从“固体”阶段向“流动”阶段过度。这里的现代性指的就是现代社会,即这个标榜自由平等法制价值观念,实行市场经济制度,主张开放、自由贸易、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主导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形态中,人们貌似生活于物质极大丰富,权利充分得到保障,个人主义极具彰显的环境中。但是在这样一个看似安定、繁荣,其乐融融的社会中隐藏着社会脱序、个体恐惧不安等深层次的危机。在流动的现代性社会中,任何的社会形态都不能长久的保持不变,任何所谓的模式都将失去一般性意义,变化的速度与力度远比维持现状来的快和猛烈。个体在这样的充满流动性特征的社会中也更显渺小无力,孤立无援。

黄皮划艇和兴划走 回来被虐

其实早在1848年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指出“资产阶级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这武器就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而且这种生产方式已是脱缰野马,资产阶级已经无法驾驭它了,先前如魔法师(资产阶级)用法术创造出来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现在如魔鬼般不受控制。资本主义生产带来的产品过剩进而引发的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无法摆脱的周期性噩梦,每一次的经济危机都让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如坠地狱,正像美国20世纪三四十年代经济危机期间的小诗所描述的那样“胡佛敲响钟,华尔街发出信号,美国经济汪地狱里冲”。可见即使是政府和金融机构及其大亨在经济危机面前也显得那样的无力。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伴随着资本主义的产生、发展直到灭亡,与资本主义如影相随这是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为资本主义下的结论,如同咒语一样难以解开。马克思指出:资产阶级用什么办法来克服这种危机呢?一方面不得不消灭大量生产力,另一方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办法呢?这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越来越少的办法。

音乐

在第三章,作者主要探讨这样一个核心问题:在有史以来最安全的社会环境中,为什么人们还是感觉到周遭遍布恐惧,而且人们对安全问题的执着关注达到了惊人的程度。在文中,鲍曼借用了西格蒙德*佛洛依德的观点“人类的痛苦来源于自然的超凡力量、我们脆弱的肉体以及在家庭、国家、社会中调整人类关系规则的匮乏”这一洞见来解释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为什么感到恐惧与不安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